村民徐富贵

烦躁

每次突如其来想要做的什么决定,其实都是不满现状,又不想正面解决问题,想要突然做个什么其他决定,仿佛就改变了现实。
其实,毛都没有变,回过头,仓促的决定又带来其他棘手的问题。犯傻大概就是这样。自己就是个傻逼吧。
所以说,还是要冷静点。接受现实比什么都重要。

啊,人生应该怎么过啊?是聪明的活着,做个利己主义者,还是坚持所坚信的正义正确的东西。很难哦。现实真的是最残酷的,接受现实也是最残忍的。

真理1

不能太无欲无求,该争取还是要争取的。
没什么是你的就一定是你的这种说法,要有不好好争取就会被别人抢走的觉悟。
人生是一场战斗!

听说绵绵回归了?简直开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期待第十季

【大宫 风雅】 生活没有最好的安排


这几天闲的无聊,就再写了点。
人设有些偏离了轨道,
也不知道下次会不会写的好一些。




第五章



回过神来的时候,智已经穿着拖鞋睡衣在路上跑了好久了。这一天,他突然觉得自己受够了这样的日子,枯燥无味的重复每一天。可是奇怪的是,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他适合的生活,大家习惯于他能发着呆,漫不经心的却也可以完成那些他不喜欢的事。没办法呀,那就是生活,他也就只能这样安慰自己。至少回到家还会有个可爱的废柴大叔等着自己,每当看到他蜷曲在游戏机钱认真玩游戏的样子,会觉得有个人陪着真好。
那时候觉得和孤单战斗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人代替了孤单陪在他身边了。但是莫名的,渐渐的什么都不顺遂了起来。原来等着他回家的那个人也有属于他自己的,让人看不透的内心世界。原来有人陪伴并不等于战胜了孤单。那个人说过,孤单和自由本来就是相对的,想要摆脱孤独,可能必须要舍弃一部分的自由。“这样的话,我情愿舍弃自由呀,没有小二陪着的日子实在是很无聊的呀。”
“那我和小智子有点不同呢,有一部分的自由似乎是没办法舍弃的呢。而且有时候也很想要享受孤独呢。”
这么多天一个人安静的过着,终于发现自己始终受不了孤独呢,真羡慕那个人,能有自己的的世界还能照顾好我的世界,可是我始终变不成那样成熟的大人呢。看来这辈子也不能完全战胜心里的寂寞了。
不过,小二,我明白了你说的,是的呢,我们想要的不一样。是不是给你想要的会更好些呢?
智跑累了就停下来,路过的店家渐渐开门了,烧饼油条,街道两边饮食店又开始冒着难闻的油烟,好像这条街也睡醒了,起来抽了早晨第一颗烟。


”你那天不是说是最后一次见了么?“
大早上被急促敲门声叫起来的老肖皱着眉头,挠着脑袋,一脸疑惑。
“不好意思,因为家里冷清的跟墓地一样,本来想出来买早饭的,不知不觉跑远了,想起来你在这里就过来看看你。”智又在一脸正经的说着漏洞百出的借口。
“说的你好像很想我一样,心里没这么想最好不要这样说,我会当真的。”
老肖虽然一脸不爽,可是看到这黑漆漆的面包脸,连起床气都治好了一大半。他做了个梦,梦里那个人现在就出现在门口,可能这就算是梦想成真了?要不明天试试看能不能梦到好多大扇贝。
他们本来是旧时好友,关系好的时候,每天都能听到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喊老肖。
“老肖,厕所没纸了,给我送点来呗。”
“老肖,你看我画的好不好看?”
“老肖,你看这个蛋糕可好吃了。等下,你别动它,呐你也自己去买来吃吧。fufufu”
大概是从初中到高中,一直是和这个人一起度过的。时间久到老肖以为还会有一辈子那么长让他们一起挥霍。那时候他觉得智是喜欢并且依赖自己的,可是后来他鲁莽的表白却吓住了智。

“老肖,我,我是不是让你误会了什么?”老肖至今没忘了那时候红里透黑的大脸蛋子,不过他听了这句话就明白了,后面应该就是感谢,道歉,之类的句子。
“谢谢你,但是……”
“我开玩笑的啦。”就算表白失败了也不愿意放弃这样的友谊,可能智也知道什么开玩笑的是个拙劣的谎言,但是好歹可以让这尴尬的一刻能赶紧过去,然后随意换个话题,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不过谎言只能是谎言,就像遇水就化了的糯米纸,想要保全就只能小心翼翼。
之后就是两个人在奇怪的气氛下度过了高中最后一个学期,然后从此再没联系。

原来以为以后再也不会相见的,不过命运就是那样奇怪,那个晚上,和相叶喝完酒回去之后,遇到了醉倒在路边的智。然后两个人来到他的公寓叙旧,然后第二天酒醒后两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拉勾达成默契的约定了,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后来相叶这个傻瓜好像也发现了什么,不过他应该不知道和大野智见面的人是自己,更不知道他们之前就认识。否则早就闹翻天了。不过他后来又以父母要来家里为由骗走相叶,又悄悄打了智的电话,那时候已经喝醉了的智竟然又一次来到了他的公寓楼下。然后第二天的约定变成了,“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再见了吧。”
原来什么约定不约定的,都变成了flag。反正现在他不想定义他们的关系,乱就乱吧,有的事就是要慢慢来的。


“我都说了,一个成年男子能够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只是没回家而已,构不成失踪,也肯定不是什么绑架或者人口买卖。”警察好像快要失去耐心了。

“可是这样也太奇怪了,他什么也没带,钱,衣服,行李,都在家,就穿了双拖鞋,你们不是警察么?帮忙找找吧?”小二还在试图说服警察,“帮帮忙嘛。”

“这位小哥。你知道找个人要费多少人力物力?社会资源不是这样浪费的,你可以再等等,说不定他就回家了。”

“算了小二,我们先自己找找看吧。可能他就是刚好没回家罢了。”

帮叶办好一系列手续,然后得知他在十天之后如果对方没有起诉他就可以出来了。之后他们就一直在这个小办公室耗着,但是警官大人在听说了这个事并表示遗憾之后就一直不肯有什么别的行动。

“算了,我们先自己找找吧?可能就是偶尔想出去逛逛呢。”
那就找吧,反正他肯定还在,就存在于某个角落,不过现在丢了而已,他想起自己热衷的出门前找钥匙的游戏,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那个黑脸渔夫,不过要是找到了他可不会像找到钥匙那么开心,他会想把这个不遵守规则的人打一顿,那一顿打才是找小智子这个游戏的奖励。


相叶和老横分别蹲在拘留所小隔间的两个对角线的角落里,也不知道那些警察怎么想的,把这两个打架的人分在同一间里,也不怕他们再打起来。不过看起来,似乎这两个人已经找到了平衡点和界限了,这场景沉闷又和谐,小混混不横行霸道了,受害人也不激动了。

“我说,一会儿你私藏的烟能不能分我一口?”横山裕打破了沉默,“看咱也算是室友的份上。”
“得了吧,你说不定明天就被你老爸保出去了,我还要留着烟过完这十多天呢。”
“你可想错了,我爸巴不得有地方关我,要是交了钱能多关我几天他说不定更乐意。”
“你就不能安分点么?都这么久了。”

“你是想再劝我一次么?你以为你有资格劝我吗?其实我更好奇你们怎么能够心安理得的继续生活。”
“我知道你还是为了之前的事,可是有的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村上死了就是死了,过了这么久你怎么就是不能接受呢?”
相叶还没说完老横就笑了起来,“这些话我都听腻了,什么继续生活,重新开始,活着的人要带着他的那一份更好的活下去。狗屁,都是狗屁。生活哪有什么重新开始的机会,就算有,我也不愿意在没有他的世界里重新开始。根本没有意义。”
“你都说些什么鬼话。”
“不是从新开始就能当做没有发生过的。如果真可以重新开始,我倒是想回到你们出发那天,坚决不同意他和你们一起出发去登山,或者至少和你们一起去。你倒是告诉我怎么个重新开始能够让他不死。”

相叶没话说了,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劝了。每次说这个就绕到死胡同,一个不愿意接受事实的人,不愿意放下过去的人,那也就只能这样了吧。那就这样永远较劲下去吧,也算是为自己赎罪吧,为什么一起去的那么多人,只有村上没有回来,为什么不顾安全的要走没人走过的小路,好多问题也是这些年一直困扰相叶的,反正也永远不会找到答案了。那就一直较劲下去吧。
不过现在有一点不一样了,相叶有了想保护的人,虽然那个人一直不相信自己,推开自己,不过昨天他来看自己的时候的惊慌失措让相叶又心疼又小开心了一下。这个温柔的家伙永远也藏不住自己的表情呢,虽然我是个笨蛋,但是也知道你是在乎我的呢。
对了,还有小二的事,上次忘记告诉他了,也不知道之后因不应该说。一堆堆烦心的事,想着想着,相叶就睡着了,明天再说吧,明天不行就后天吧,总会有天都解决的。好在开朗的人永远不缺希望。






































没法静下心看文献啊,明天就要汇报了,啊啊啊啊啊,让我死一死

孤独感什么的,习惯不了,战胜不了,克服不了。无论身边有多少人,还是会觉得,只有自己一个人而已。也不要想着摆脱了,学着享受吧。

没什么说的。

啊,现在应该多去看看之前没看完的科幻小说,不能沉迷男色和游戏忘了我的初心呐。书读的太少啦。时间有不够多。我要放弃那些虽然很有趣但是很费时间的综艺节目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